【叶周】杭州突降大雪 [一发完结]

等着你们来砸我

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这次的标题我没有标注HE【

看了一篇文之后好心塞好郁结好痛苦——先道歉。

 

杭州突降大雪

 

 

“再坚持……”

周泽楷紧了紧布条,那些灰黑色的布条来自他被硬生生裁开的风衣,死死地绑住他身上的人,在颠簸的动作间还有温热的血滑下来,顺着他的颈子流进领口,被衣料吸收,很快变凉,湿漉漉的、沉重的,贴在他心口,压迫着他几乎无法呼吸。

叶修的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枪,那枪托抵在他的腰侧,不过周泽楷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枪王握枪的手上也沾满了血,冰凉的枪柄变得黏腻,在他手中打着滑,保险压在指侧已经发麻,虎口隔着老茧也被勒得生疼,他就是那么用力,在血渍下的指节微微变得青白,但他不松手。

火药味硝烟味还有死亡的味道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把他逼仄得无法呼吸,他微微闭了闭眼调整状态,放缓节奏,试图感受身上人微弱的心跳。

几颗子弹从不同的角度钉进身侧的墙壁,周泽楷反手抬起枪口,二十米距离这种手枪他也不必瞄准,一切都得听枪感的。

枪响命中,更多的人从后面追了上来,立刻填补了之前的空当。周泽楷转身去砸身边的落地窗,肘击,玻璃碎渣向外飞溅,外面的大雪被风卷进了礼堂。他背着叶修跳出去,顺手扯下一副窗帘绕了两圈在手臂上。三层楼有缓冲,不算巨大的冲击力,然而两个人的重量还是让他的手臂脱了臼。他落在被寒风冻得冷硬的草坪上,踉跄了两步跪下,皮肤摩擦着积了一层的雪,冰凉的疼。

“前辈?”

他就着摔倒的姿势藏进树影里,近旁大楼玻璃碎裂的窗口有人在漫无目的地开枪,然后他们迅速地从窗户边消失了。

他们下来了。周泽楷咬着牙把手臂接上,从军靴里摸出小刀把窗帘也裁开,又在原来的灰黑色布条外使劲裹了几道,丝毫不管自己浑身的伤。

在失血过多造成的巨大耳鸣中,他感觉他好像听到身上的人闷哼了一声。

他提了一口气站起来,叶修的血流到他的额头上,和他自己的血混在一起,阴沉深黑的天空中还在不断往下飘着雪,融化的雪水流进他的眼睛里。

“支援,医疗。”

周泽楷一边奔跑一边打开了对讲机,对面是嘶嘶的电流。

一声巨大的枪响,对讲机脱手被轰得粉碎,周泽楷满手是血,整只左手都被震麻了。狙击枪——千钧一发的时刻凭着和枪打过多年的交道,有种预感提醒了他让他松手往旁边一滚——不是那么快,但至少手还是保住了。

但是现在他们真的没有支援了。

周泽楷咬着嘴唇,就算咬破了也无所谓——早就尝不出来鲜血的味道了。他感觉有种热流从心脏奔涌出来,嘴里有股苦涩的感觉火辣辣地倒流回喉口。

“前辈!”

他这样叫的同时,有两个人从前面的树林里窜了出来拦住了他。

抢占先机。周泽楷扬手连开两枪,满手的伤口让他失掉了准头,有一枪仅仅是擦着左边那人的手臂过去了。完了,他想。

然后他看见那个人倒下了,枪声从他背后发出。

巨大的反差让他暂时忘记了身上所有的疼痛和大大小小还在流血的伤口,化成巨大的喜悦充盈在他的心头,周泽楷重新开始奔跑,这一次他甩掉了身后紧追不放的那些人。

今夜杭州突降大雪。

他向与后勤组约好的地点跑过去,却在半途慢慢停下了脚步。纷飞的大雪中一向被公认是坚强且善于担当的枪王像个孩子一样低头啜泣了起来,然后变成大哭。后勤组的车向他们开过来,黑夜里的车灯如此明亮,光柱里大雪还在不停歇的翻飞。

——杭州突降大雪。

周泽楷想起来,叶修在倒下之前打空了那把枪里最后的一颗子弹。

他的眼泪渐渐流不出来。他机械的任凭后勤组的人下车,冲到他旁边,解下他背上的人,把他拉到车里坐着,给他包扎伤口。

他听见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轻声说,已经僵硬了。

……你们这些笨蛋。周泽楷看着车窗外纷飞的大雪,他的眼神淡漠又没有焦点,仿佛注视着每一片雪。他在回想树林里那一声枪响。关乎到生死这种玄妙方面的事情他不愿意去深究。他摸摸自己的眼睛,在心里笑了。

总有一些人他们的誓言是超越生死也无论时限的,他们愿意用生命站在你面前,或是在你背后,挡住向你射来的子弹。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吗。

 

END.

什么也不说了。

评论(13)
热度(38)

© 竹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深藏功与名。

主页已弃,挖坑不填,坑底的妹子真的想看就加我的腾讯我专门写给你好了(烟)小窗问号码,一周看一次。
欢迎G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