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中秋贺】江波涛在房间里追着跑来跑去的月饼xxx

这个题目有点丧病哈哈哈哈来自@透明書籤 和阿銘的梗,順便我又bug了不要理我笙仔at不出來了惹qwq就算換成是繁體字也沒有辦法惹

【不知道该不该说名字x】


江波涛在房间里追着跑来跑去的月饼xxx

 

今天是九月八日,或者说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江波涛现在的住处离不在本市的家里实在是很远,他打过电话简单说了一下不回去,电话那端家人让他一定要记得看月亮。他把在TB上买的宅人床上小桌子搬到阳台上,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淡淡的暮色被已经亮起的灯光盖住,小区里还亮着灯的楼层不多,大概住户都回老家了吧,

太阳还剩一点不肯落下去,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日月同辉必有异状……虽然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是实际上每天都基本上能看到日月同辉啊——呃,下雨的时候不行。

“小江有记得买月饼吗?今年有韭菜月饼要不要试一试?”电话那端妹妹跟他说。

“我已经买了……韭菜,还是算了吧。”江波涛对着手机睁眼说瞎话,事实上他确实是有想要去买月饼的,但是在发现就连小区门口便利店月饼都脱销只剩下五仁馅儿之后就掉头回家了。

“什么馅的?”那头问,“妈妈买了水晶凤梨和椒盐的,广式还有酥皮儿。”

江波涛默默回想了一下便利店的惨状,叹了口气:“莲蓉蛋黄。”

他们又聊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莲蓉蛋黄……就着月亮下酒算了。

 

天色完全暗下去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朋友的短信轰炸,问得最多的是“五仁馅月饼你今天吃了吗”,连一点给他把酒临风赏月的气氛都没有留下。他挨个回复,手机LED的亮度比月亮还要亮。

江波涛不是个文艺的人,他连偶发文艺也不是,不过四周夜色初降啊万籁俱寂啊全小区失眠不对全小区回家啊什么的,他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反过来扣在桌面上打算放空一下大脑净化心灵。手机一亮一暗的瞬间,他看见桌面上似乎放着一盒月饼。

……哪里不对。

 

江波涛一把拍亮阳台的灯。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突然出现一盒月饼明明是个人,虽然不认识但长得简直能秒杀雌性生物啧啧,等等他穿的是什么莲蓉蛋黄月饼皮么……

不对。

似乎从哪里就开始错了。

是说为什么会有个人!

 

突然出现的不知道是人还是月饼的先生也明显被他吓了一跳。

他用一种完全不应该是月饼这种生物(?)能够拥有的速度跳下了桌子——他是怎么在那张小桌子上坐住的——冲出了阳台。江波涛直觉要出事儿跟在后面冲了出去。

他看见了一块月饼。

  

 


准确来说,长着呆毛的月饼,长着看起来是腿的月饼,有点萌的月饼。

他越过高山越过大海越过奔腾的黄河长江其实就是跳上了桌子一路奔跑越过了水壶水杯和茶壶茶杯以一种可怕的灵敏度在窗帘和茶几之间穿梭。这还能不能好了!?江波涛心累地跟在后面试图抓住这个到处乱跑的月饼精——应该是月饼精吧,很遗憾几次都是堪堪让指尖擦过去,反而让那个小东西跑得更快了。最后江波涛发现这个月饼只是在窗台和餐桌之间来回蹦跶,于是他好整以暇的落座沙发看表演。

发觉江波涛不再紧追不舍,小月饼自己滚到了一个空盘子里停下,估计也是累得不轻,不动了。

这是什么意思能告诉我吗?月饼精能吃吗我摆渡一下会不会有回答?

 

他把小月饼从盘子里面捧出来,放到沙发上。

“哈罗。”他干巴巴地问,觉得试图和一个月饼交流的自己真是蠢透了,但既然会有月饼精这种东西那自己这么做其实也无所谓吧?“你……你会说话吗?”

月饼没有回答。

“好吧。那你能变成我们比较方便交流的样子么?”

江波涛想起之前月饼的人形。

月饼挺听话的弯了弯呆毛,变成了他在阳台上看到的那个青年,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江波涛感觉一阵压力。

“咳……”他最后还是问,“你,有保质期吗……?”

 

一番艰苦卓绝的沟通之后小月饼总算开始说话了——作为一只月饼,他的声音就和人类一样好听。

他们花了十分钟确认了小月饼叫做周泽楷,又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确认了以下信息。

为什么在这里?

——天上,掉下来。

呃,之前就是月饼吗?

——不知道。

那是怎么修炼成精的呢。

——不知道。

……好吧,你好我是江波涛。

——嗯。

呃,你打算怎么办?留在我家吗?

——……

好吧,暂时留下吧。不过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存在?

……最后一个问题多多少少有点伤人了,不过淡定归淡定不代表江波涛对这件事有着百分之百的接受度,比如他一直坚定认为就算有妖怪也肯定是狐精啊之类的再不济也是个千年万年的灵芝,为什么连这种食物都可以成精。

事实上他问出口的时候就稍稍有点后悔,这样质疑对方的存在其实不是太合适,不过周泽楷明显没有在意,依然是摇头。

这下可有些难办了。

周泽楷依然无辜且懵懂地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身上还散发着月饼的香味儿。

至今没有进食的江波涛感觉有点饿了。他想起还被晾在阳台的小桌子,起身转回去拿手机,手指一划解锁,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转发此月饼抽奖有好运哦~今晚吃得到莲蓉蛋黄月饼!】

 

 

有的时候吧手运好也得剁手。

江波涛忙着去翻微博,好歹找到那条,却发现原po已经删除。私信过去,没回。

 

【遇上超自然现象怎么办,急,在线等。】

 

他叹了口气回到客厅,周泽楷还一动不动地坐在原来的位置。

有个声音突然开始盘旋。

——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吃掉吧。

吃……吃什么吃再怎么说也应该是月饼形态才能吃吧!这样一个大男人让他怎么下口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的是什么心。

 

 

“中秋快乐。”

小区留守户们开始放烟花的时候江波涛这样说。那时候他们已经看起来像是相处得很愉快一样坐在阳台上看月亮了。

“烟花的光太耀眼啦,小周不要一直盯着看。”

江波涛提醒一直仰起头看天的周泽楷。很明显作为一块月饼他没有见过烟花。

“嗯……”周泽楷转头看他。

“不如,月光,亮。”

青年这样笑着说,表情和语调都很柔软。

 

 

灯光或许比天空耀眼,旅途一般比生命漫长。现在他这样说,烟花没有月光亮。

江波涛看完这条长微博,笑着伸手关了电脑,随手拉开训练室的窗帘,外面天还没黑。

门轻轻一响,周泽楷提着粉丝寄来的月饼进来,他伸手接过来顺口问了一句:“什么馅的?”

“莲蓉蛋黄。”

轮回队长认真地回答。

 

果然还是吃掉吧。



END.之后:凑字数太明显……时间真的不够啦!真的没有rou番啊哭【x

图片来源笙仔萌死我3333333

中秋快乐!!!!!!想看其他文的戳我

评论(16)
热度(60)

© 竹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深藏功与名。

主页已弃,挖坑不填,欢迎扩列。

最近爬小英雄坑,轰受注意(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