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 爬 井

@绛ovO虽然HE  真的不甜……甜力已经耗尽对不起QWQ这一篇先当开胃的看吧你看我都没有打上全职点文的前缀……有空给姑娘补甜到掉牙的江周!!一定!!

请一定一定一定一定慎入,全是私设私设私设

OOC OOC OOC   画风有10%的人间失格……

==========================================

爬井。

 

 

他从小不合群。别人家的孩子在楼群夹缝间奔跑呼叫,他就看着。

 

阴雨天的时候就坐在窗边,看着他们打着伞在水洼里奔跑,水花四溅,那些五颜六色的伞组成一点点孩子们的天空,他在天空之外俯视着他们。

 

那时候周妈妈挺担心,嘱咐周泽楷要多跟孩子们一起玩。周泽楷点点头,站在孩子群中安安静静地笑,别人跑他就跟在后面跑,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完全get不到和别人一起做游戏的乐趣。

 

最后的结果是他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了。邻居家小孩有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地往他手里塞几块糖,但是再也不会拉着他一起去孩子们的小世界里探险啊寻宝啊。

 

说得严重一点,他是个孤独的孩子,从小时候开始。

 

在周泽楷的梦境里曾经有过一片荒野。荒野上有永不停歇的风声呼啸苍黄。他站在某个地方静静地看着,没有奔跑,没有呼喊,就是看着。

 

这个梦境持续了很久,他醒过来的时候甚至感觉有那么一点恐惧,很细微很细微的,渐渐在心里扎了根。

 

有些时候他从梦中醒过来,把邻居家孩子送的橘子糖或者别的什么糖剥开放在口里,看着窗户外面路灯的光,然后一直看到所有路灯啪的一声熄灭,他也该继续睡觉了。

 

这时候如果糖吃完了他就赤着脚去倒杯水漱口,如果没吃完,就扔掉。

 

 

 

 

随着年龄的日渐增长周泽楷的这种梦渐渐地做得少了。周妈妈也对小儿子终于开始表露出来的一点点愿意和别人接触的良好趋势无限欣慰。但是他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接触,只能笑,有时候一直笑。

 

再在半夜醒过来的时候他开始凝望窗户对面那栋楼,要是还有几盏灯亮着的话,他也一直不睡。不知道是什么理由。

 

他最喜欢的是窗户正对着的那个房间,总是拉着窗帘,但是橙色的灯光会亮到很晚,尤其是在整个院子一片漆黑、连月光都惨淡的时候,

 

——遥遥的看过去就感觉像有人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一样。我也还没睡,好像有人这么说。

 

但是只是在那种时候有这个感觉,在其他时候,比如白天,要是有谁愿意握住他的手跟他说说话,跟他开些小玩笑,问他些问题,他都只想痛苦地把那个人的手甩开。

 

让周泽楷真正开始担忧自己的是他自己的想法:别靠近我。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些事情,人们普遍认为小周是一个好孩子,就是内向了点。

 

好在后来周泽楷自己悄悄地调整了过来,虽然还是无法和人正常交往,但是却不会在心里那样露骨地厌恶与人的接触,也很少在半夜醒来,更不会静静地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那个永远拉着窗帘的橙黄色的房间。

 

好像一切都结束了一样。

 

 

 

 

 

他再一次梦到那片荒野已经是出道一阵子之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害怕看见QQ头像跳动,害怕看见微博@ ,害怕接电话。

 

用害怕可能言过其实了,大概就是当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僵硬一下;当看到什么特定的字眼和嘲讽的时候,他的耳朵中会传来波浪拍打礁石的咆哮声。

 

几秒钟而已,那也让他讨厌。越演越烈,直到无法忍受。

 

周泽楷睁开眼,黑暗的房间。他知道账号卡还放在床头柜上,他知道厚厚的窗帘,透不进一点光。

 

梦境有了变化,铅灰色的云被狠狠地揉碎碾破,翻滚汹涌卷向天尽头,像一条永不停歇的灰色的大江。荒野是真正的荒野,草叶枯黄,长风萧瑟却吹不破烟雾弥漫。苍穹低压,就像要和大地闭合一样。

 

周泽楷把右手放在眼睛上,轻轻闭上眼。想想明天的比赛。

 

 

再后来江波涛转会轮回。轮回战队笑脸相迎,周泽楷很高兴,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内心是否真的高兴。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被人推荐了一本书。周泽楷不是很喜欢那种风格的书,却被里面两个角色吓了一跳。他竟然认认真真地将这本书看完了。

 

一个在一生中拥有无数女人,带着与生俱来的孤独和寂寞,毫无保留地向伴侣向人民向革//命倾注爱意,但实际上直到生命尽头他也没有爱过任何一个人,他的内心是封闭的铁石。

 

一个冷酷无情拒绝别人爱意,但是她的决绝却是因为自己本身无法承受那种会将自己燃烧殆尽的爱情。她怀抱着无法言语的孤独和愧疚,还有对爱的向往和对恨的执着,终身都在饮一瓶永不干涸的苦酒。

 

一个是爱着人,但并不爱人。一个是不爱人,但爱着人。

 

 

 

惨败的时候他又一次做了那个梦。睁开眼脸上一片冰凉。周泽楷擦了擦眼睛,想想下一次比赛,他对自己说。

 

 

如果人生真的是坐井观天,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爬井呢?

 

 

江波涛笑着敲开他的门。小周,我们来分析一下这场比赛。

 

周泽楷突然想起他小时候凝视过的别人的天空,花花绿绿五颜六色。隔断目光,隔绝绝望。

 

 

 

 

“哦。”江波涛合上书,“因为她在害怕啊。她害怕自己的爱情会毁了自己,而她又那么爱那些人,所以干脆拒绝所有人。”

 

 

你见过云层散开之后露出来的天空吗?

 

 

 

从小到大周泽楷都不觉得自己受过委屈。但是他默默地哭了。不是流眼泪,就是哭,没有声音的哭,但真的不是流眼泪。自己的手指相扣,然后被江波涛动作轻柔地舒展开,握在自己手里:“我也还没睡,都告诉我吧。”

 

就像很多年前,谁往他手里放了一块糖。

 

就像很多年前他看见的那个房间的灯光。

 

那些岁月的积淀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不可忽视,然后被更厉害的人一举击溃。

 

 

 

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了,长久重复的梦境世界代表一个人的世界观。

 

但是现在日月星辰轮回中,光影不再交叠,锋芒毕露。燃烧可以安静又强大。更可以被包容。张扬可以变得沉默,但是依然夺目。

 

他们有了一个冠军,两个冠军,还会有更多的未来。

 

没有那些压抑和苦涩的爱,没有孤独的恐惧。

 

 

END.

 其实是奥雷良诺和阿玛兰塔,那两个角色……

====================================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CP感超级弱的(。・・)ノ今天的文力也已经用完了嘛qwq

大概就是……心疼小周……?也不太对呀qaq

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差不多吧→a→就是说小周内向但并不代表着他本身就是一个内向的人,而是恐惧爱←这么说似乎也不太恰当,恐惧爱的后果?

不管了(摊手

评论(1)
热度(32)

© 竹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深藏功与名。

主页已弃,挖坑不填,欢迎扩列。

最近爬小英雄坑,轰受注意(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