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旧友[祝融x赤松子]

旧友

《大鱼海棠》衍生物CP祝融x赤松子,大量私设瞩目欧欧西



 (1)


昔,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


 

“太一星君。”

“赤帝久别。”



 夜深。昆仑山巅,长襟广袖的仙人踏风而来,袍袖一甩,人已经稳稳落在祝融面前,轻轻一揖。


“光明宫好?”东皇太一落定之后也未动,两人站在极高的山梁上,周遭山岚涌动,寒风烈烈,两人却恍若未觉。

“无恙。太微庭、紫宫尚好?”祝融微微抬头,扫了一眼天上诸星,皱了皱眉。


东皇太一打量他表情,脸就垮了下来:“你说好不好?共工不厚道,断我不周天柱自己却拔腿跑了,现在诸列星宿倾向东南,上班还要跑那么远,更可气的是我的太微庭……歪了一边。”

睡觉打坐什么的总是身不由己地往榻下滚〒▽〒


“你笑吧,有你受罪的时候。”太一看着扶树狂笑的祝融没好气道,“行了我说,差不多就可以了,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祝融笑够了,直起腰来。


“看出什么了?”太一向头顶众星微抬下颌。

“主掌星辰的是你又不是我。”祝融刚刚略略看过,心里也有数,收了玩笑心等着太一说下文。


“共工撞山之后遁出小世界,神格修为俱损,紫微宫已推算不出此时他身在何处,倒是看他的部落反抗不停。”太一脸色一肃,“至于颛顼那里,有些棘手。不瞒你说,我刚刚去过他的玄宫……”他轻轻叹了口气,指尖自宽袖中探出,直指天幕中众星簇拥却并不明亮的一颗星,“帝星暗淡。——至于新帝……”

一抹微光又在他的指尖跳动,“指向中原。”


“谁?”祝融挑眉。

“帝喾。”太一索性盘腿坐下,“你为火正,却对他们一家子人如此不熟悉,你这个官是怎么当的?”


祝融居高临下瞥了他一眼又转过身:“你管得太宽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太一与祝融结交良久,说话也干脆,“依我看来新帝大可放心,况且有帝师在侧。”


“哦?”祝融本来自顾自地抬头观望星空,听到这句话又低头看了看他,“帝师何人?”

太一勾了勾嘴角,“真论起来你们也是老朋友了,只是没见过面,嗯哼?”


“少卖关子,谁?”祝融冷冷瞪他一眼。

“涿鹿之战时,炎帝的雨师。”太一一抬手,十指幻光直直掠过祝融身侧冲向夜空,几颗星落向西天,东天又升起几颗,“看,最亮的那两颗。北斗武曲,性刚毅,勇于事;中天太阴,性平和,谦于己。”


“这人精神错乱?”祝融抽了抽嘴角,还没想起来炎帝的雨师是哪位。

太一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武曲星指的是你好吧?”


“……”

“怎么样?星相都这么明显了。”太一仍然坐在地上,仰头看着他,“祝融……入世吧。”


“颛顼拜托你的?来当说客?”

“——呃,我今天约了强良劈劈我那张歪床,先走了。”太一旋身站起,踏着虚空便向北化作流光遁去。


……祝融默了默,抬头又看见星空。

正值夜半,月亮居中,诸星环绕。中天太阴,性平和……


他又使劲想了想,试图努力把那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从大脑深处挖出来,神农炎帝的雨师,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赤松子?


他又召出神识簿粗粗一翻,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这么长的名号应该是这个人。

涿鹿之战,炎黄为敌,他身为黄帝火正自也参加了这场战役,却巧之又巧的一次都没有碰上过对方的雨师。不过碰上了又如何?他祝融不仅可以驭火,也并不惧水。


不过,好像对方也不是很怕火。

祝融幻想了一下两人交手,就觉得眼前有一大片水蒸气,忍不住甩了甩头。



 (充满了强行解说)


(2)

祝融来到亳城外时,老远就感觉一片水汽氤氲。


时值初春,亳城外冰雪消融,春泥滋润,万木勃发,看得祝融心情不错,干脆收了法诀落地步行,而他所踏之地残雪更是迅速融化,在田间汇成淙淙细流。

远远可以看见城外山坡上站了个人,半襟青袍,飘带轻盈,正兀自远眺。祝融本以为是老朋友句芒,却感到一股温和但陌生的神识。


他又凝神细看,才发现是张陌生面孔。

眉目端正,神采平和,依稀少年模样。额有水玉之华,眼下两点水精,身形颀长,可以入画。


连脑子也不用动就能明白,估计这就是那一直辅佐帝喾的赤松子了。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他,转过身来正对微揖:“赤帝。”


“左圣。”祝融性傲,略一回礼,并不意外对方一看看出他的身份。

火神赤帝祝融,红发一头,周身火炎戾气张狂,即使他有意收敛也极易被别人察觉,况且他一向不怎么在乎收拾自己的神识,就放纵它们肆意散漫。


两个人遥遥相对,默默无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法描述的尴尬。毕竟涿鹿之战的时候大家还是敌人呢,现在竟然变成同事了,落差感不要太大。

“所以说你们俩在门口杵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城……”蓐收趴在城门上看半天了,也没弄明白底下两个人搞什么幺蛾子。


赤松子下了山坡,抬手,“赤帝请?”

祝融朝他一颔首,回礼:“左圣请。”


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彬彬有礼主宾友好地进了城门,蓐收突然感觉有一丝丝牙疼。

嗯?神也会牙疼吗?他戳了戳腮帮子,莫名其妙。


诸仙议事。刚刚迁都亳城,旧址又兴水患,共工氏余部征战不休,加之外敌入侵,新帝未免有些疲于应对。

“西北猃狁部族犯我中原。”司命裣事官报。


“我愿往。”

“我愿一试。”


祝融微讶,收礼后退时往另一个声源处瞥了一眼,正对上赤松子同样略感讶异的视线。

帝喾,也即是日后的天帝帝俊,愉悦地点了点头,好哒好哒那你们俩凑一凑一起去吧。


帝江从诸仙中跨出,顿了顿,“还有一事。”他转身扫视身后感召天道为辅佐新帝而纷纷入世的诸仙,“共工反叛,水神空缺。”

“哦?”帝喾眨眨眼,“如果吾没记错,赤松子吾师与天吴、玄冥都是主水?”


三人应声。

帝喾此时尚未觉醒神格,但身为人皇自有一番思量。各项命官均出自十二祖巫,势力偏衡难以久安,此次共工叛出,正是机会。天吴与玄冥虽是盘古精血所化,但赤松子亦是上仙,又为他的老师,想来比天吴玄冥更加稳妥。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帝江就道:“玄冥可往。”

天吴也道:“我可为河伯。”


玄冥:“……”

赤松子默默看了帝江一眼:“我愿续为雨师。”


帝喾皱了皱眉,还是应允了。

议事很快结束,诸仙离开。后土与祝融走在一处。


“帝江心急。”后土纤纤手指绕着自己垂落肩上的黑发,幽幽叹了口气,“我等虽为巫族大能,但十二祖巫至今未能有人成圣亦是事实,只是对不起赤松子小友。”

“他也未必在意。”祝融淡淡道。


“哦?你怎么知道?”后土眼中精光乍现。

“看来常年枯燥修炼你也很是无聊。”祝融看她一副从实招来的表情皱了皱眉,“我猜的,怎么?”


后土在心里哼哼两声。直男永远不懂腐女。(罪过罪过后土娘娘赎罪则个)

“那你还是快去准备一下征战猃狁部族的事吧。”后土自行掐了个法诀招来代步祥云,“这是你和他第一次联手,别搞砸了。”


祝融微哂:“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后土一甩袖子走了。


“赤帝留步。”

赤松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祝融回身,看见少年模样的仙人站在庭阶上,眼神平和温良,“能否借一步商讨征伐猃狁一事?”

“请。”祝融颔首,临行想了想又道,“直呼祝融即可。”


赤松子在他身侧靠前半步领路,闻言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明净眼波微漾,弯起眼睛对他一笑:“好。赤帝也可直呼我名。”

“祝融。”他纠正。


赤松子浅笑点头:“是我叫错了。祝融。”

火神这才满意,大步跟着他向前走去,只觉得这一声祝融叫得比东皇太一强良蓐收帝江句芒后土弇兹烛九阴等等都来得好听,微微勾了嘴角。


性平和,谦于己。他琢磨琢磨当初东皇太一的话,还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这里采用的是十二祖巫的设定,至于帝俊是天帝还是妖皇呢……随个人爱好?←不负责任的说法x完全把历史神话揉成了一团的胡说八道的我orz)


(3)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自古人间征战苦,万骨枯裂却只在仙人翻覆指掌之间。

祝融遥遥俯视脚下战场,战火熊熊,尘土飞扬,断戈残铠上温热鲜血肆意流淌。耳畔充斥着嘶叫和怒吼,刚死的魂灵聚集在一起释放出滔天的恶意和恨意直扑过来,他抬起右手放出真火将其燃烧殆尽。


赤松子在他身侧,坐下仙鹤不安地扇动着翅膀,雨师将手放在它的头上无声地安抚着,也默默注视着脚下战场,眉头紧皱。

未几,猃狁残部溃退回山谷,己方军队也稍作整顿。祝融放下手,赤松子随即抬手布雨,瓢泼大雨自天而降,浇息战场上蔓延的烈火。


祝融慢慢收了法诀,找了块干净地方落脚,一直掐着腾空法诀十分不便。赤松子催动仙鹤落在他旁边,向前走了两步,仔细打量战场。

雨丝纷纷扬扬洒落,在二人头顶似有所觉般向两侧分去。赤松子又抬眼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对祝融道:“今日便到这里吧。”


祝融颔首。身为仙人不可过多插手人间事,纵使顺应天道,终究也是有违大道。

他们本是仙人,修为到了随处可为洞府,当下就在这一方小土坡上布下禁制做今日落脚之地。赤松子盘腿坐在祝融对面,仙鹤温驯卧在他一旁,祝融扫了两眼,就听见赤松子开始给他分析今日战况。


猃狁部族虽生性喋血好战,也难当仙人助力,溃不成军,仅仅逞余勇在战而已,不出几日便可解决入侵之患,只是经此一役双方均死伤过多,尸体不急处理恐怕并发疫症,危及苍生——最便捷的处理方式自然是焚尸。

赤松子说到这里,声音就低下去了,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还有呢?”祝融问道。

“唔,我已传讯给军士,让他们搜寻倒卧伤者以免误划进死者范围。”


赤松子回道。

“还有吗?”祝融再问。


赤松子眨眨眼,摇头:“暂时……就这样?”

祝融朝他道:“辛苦。”


赤松子微笑:“你也是。”

过了一会,他又有点犹豫地开口:“刚刚看你捏浮空诀单手施法似有不便……那个,以后如果有需要,可介意与我同乘?”


打盹装死的仙鹤悚然抬头。

祝融勾勾唇角:“不麻烦?”


赤松子摇头:“不会。”

祝融点头,就算是应允了。不过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的错觉呢。



 猃狁之战,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那戎狄部族又盘桓了几日便引众退走。收兵那天,祝融站在周边最高的山上引动天火扑向战场,熊熊烈火霎时燃起,一时间半边天空都染成红色,空气中迅速浮动起青烟与骨尘,亦伴有呛鼻恶臭。


鬼哭声大作,恍惚白骨森森。

赤松子主水,水喜净,不纳污,不由往后退了一步。祝融也想到这一点,本就分出一分神来注意着他,见状停了左手法诀,轻轻一搭他右肩。


火神可以称得上滚烫的掌心贴上裸露的皮肤,赤松子怔了一下,侧过脸看他。

祝融目不斜视,直视战场,低声道:“一些亡者的怨气。”却并没有放手。


“我没事。”赤松子失笑,轻声道,“只是有些不忍。”

“你主水,又道心本善。”祝融略观,发现火已经差不多了,停下法诀调息,“不习惯这种做法是常事。”


“做法并无大碍。”赤松子收了笑认真看他, 眼神平静,“事必为而为之,又有何干。”

不知为何,祝融被他看得心头一震,不由沉默。赤松子又问:“我说错了吗?”


“你说的自然是没错……”祝融低低道,话出口了才发觉有几分歧义,赤松子也听出来了,顿了顿才反应过来,有些赧然却仍维持着平静的表情转过了头,静待火势减小,随即抬手布雨。

留下整顿战场的兵士,其余人陆陆续续整编成队,准备返回王幾。(*)


赤松子召来仙鹤,骑了上去,侧过脸向祝融示意。祝融默默坐到他身后,那通灵仙鹤便双翅一震飞上天空。

归途甚是短暂。祝融几番思索,还是将双手搭上身前人的肩。


赤松子没回头,声音几乎被大风吹散在空中:“坐不稳吗?”

祝融面无表情坦然地道:“对。”




 

*:按理说王幾应该是商朝才有的……我也不知道帝喾时期有没有,姑且这么写吧,好孩子不要记哦((话说干脆把这个当架空看算了

(4)


天地变幻,天行有常,大道无常。

诸神居所,海天一色,却如同天堑,非大能天神之力不可开启。


“笃笃笃。”

赤松子打开木窗,环形木廊上挽着双髻的小女孩把一堆热气腾腾的粽子从窗户里递给他:“松子哥,我妈妈做的粽子,你尝一尝,我再去给别人送!”


“多了。”他看了看粽子,原来又到佳节?

“还有祝融哥哒!”小女孩朝他鼓鼓腮,“反正你们俩天天在一起,嘿嘿。”说罢她就提着装粽子的木桶跑远了,赤足踩着木制的楼板咚咚的响。


赤松子注视着她去敲下一家的门,摇摇头,拿了几只粽子,想了想干脆划拉划拉把剩下的全包起来带上,轻巧地从大开的后窗翻了出去,踢了踢相邻的木门:“祝融。”

祝融给他开门,总是板着的脸难得柔和下来:“廷牧妈妈的粽子?”


“是。”他熟门熟路地走进去,把粽子放下,在桌边坐下来顺手剥开一只粽皮:“再过几天就又是一次成人礼了。”(*)

祝融在他对面坐下来:“今年成人的孩子很多。”


“是啊。”赤松子忍不住透过祝融身后半开的窗户看了看远处的高山和高远天空,回过神来发现祝融手快,已经把所有粽子都剥开了堆在一起,失笑,“你这是做什么。”

祝融避而不答,抬手把其中一只往赤松子面前推了推:“吃。”


赤松子难得微笑,顺着他的话吃了半个蜜枣粽子,道:“半个就行了。全剥开不吃,吃不了就坏了,也是浪费。”

“所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祝融皱一皱眉,试图把粽叶再次包回去。

赤松子静静地看着他的动作,纤长指尖敲着桌面,半晌,忽然问:“你有没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祝融抬眼与他对视,赤松子就知道了答案。

“句芒和鹿神也提起过。”


赤松子慢慢思索着,道,“真是奇怪。”

祝融停下无谓的努力,满手黏糊糊:“没事。”


这句话可是耳熟,过往五千多年日日月月也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赤松子随手拿过纸帕,将他的手擦干净:“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成人礼前再去提醒提醒各家孩子好了。”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捅就是一个天大的篓子,甚至直接捅破了天。待到海棠花树补了天缺,一切平静下来以后,昔日桃源已成泽国。


赤松子抬手,接住悠悠飘落下的花瓣,侧过脸问祝融:“我刚刚的话是不是太过伤人。”

祝融知道他指的是那句廷牧也有妹妹,摇摇头:“事实如此。”


见赤松子还有些低落,他又道:“事必为而为之,又有何干。”

“这句话有点耳熟。”赤松子抬眼看他,“刚刚诛杀鲲的时候……你是不是心软了?”


祝融老实承认:“是。”

尽管他一心想要杀掉那条大鱼来阻止水患,可是耳边尽是赤松子急促的呼吸和椿绝望的喊声,下手不免就留情几分。


“好在天不绝人路。”赤松子轻声,测算一番,心里也有了几分明了,“海天泽国已相连。”

“自古未听说过天要绝人路。路要绝,都是自己走绝的。”祝融难得放缓声音,轻轻带他转到海棠花树后避开众人视线,“他人祸福,也难以插手。”


“你的意思?”赤松子抬头,祝融比他高几分,此刻低了头看他,两人几乎额头相贴。

“管好自己就行了。”祝融在他耳边道,在他额头落下一吻,“第一次出去救援不带我,我记得了。”


END

(*):私设成人礼端午节之后,毕竟晚春初夏,时间差还可以


谢谢观看(*/w\*)很开心和大家一起萌着如此有爱的CP,祝融和赤松子的组合开我新世界的大门!仔细一看发现历史神话中两个人还真的可以有交集!幸福幸福

w

融松


评论(20)
热度(75)

© 竹十七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深藏功与名。

主页已弃,挖坑不填,欢迎扩列。

最近爬小英雄坑,轰受注意(ง •̀_•́)ง